造化神宫

第4420章 混沌莲池(1 / 2)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4420章 混沌莲池

“东边出了一个凶人,浑身笼罩浓郁黑气。”

“是啊!还有一个血胎。”

不时有生灵来到清泉边喝水,他们议论纷纷。

对方毅的存在仿佛视若无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方毅的存在,似乎已经和这片混沌融为一体,不细心感应, 他就仿佛是这混沌的一部分。

难分彼此。

而他身边的那两朵小花,也渐渐长大了,绽放着美丽的笑脸。

身前的泉水也变成了一片湖泊,湖泊上,泛起了几片翠绿的荷叶。

慢慢的,一只花骨朵儿从荷叶丛中冒了出来。

散发着微微光芒。

敖血也已经回来了,他发现, 以方毅为中心,四周的空间变得有些不一样,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外界的混沌生灵,似乎感应不到这里的存在。

他有些不解,却没有询问。

只是看向清泉中那含苞待放的荷花问:“那是十二品灭世黑莲?”

方毅没回答。

但敖血已经知道答案,他没有再说什么,闭上双眼,如同雕像一般靠在方毅身边不远。

很快,王成也回来了。

他也和敖血一般,盘坐在了另一旁。

最后回来的是阿曼,金翅大鹏鸟本可以先回来,但他还是去找了阿曼,而后两人一起回来。

不过等他们回来之后,突然发现了一起很奇妙的事。

因为他们就在方毅身边不远,又发现了另一个方毅。

那個稚嫩,对一切还懵懂,正在努力开辟混沌之气的青涩少年。

“那是主人?”

金翅大鹏鸟不可思议的问。

“对!”

阿曼点了点头, “还记得神魔时代嘛,方毅哥哥在岁月君王的帮助下,进入神魔初始之地, 但机缘巧合来到了混沌时代,那就是那个时候的他。”

阿曼对一切很了解。

“那不帮帮他?”

金翅大鹏鸟看了方毅一眼,方毅无动于衷,仿佛没有看见一般。

最终,金翅大鹏鸟也没敢乱动。

这段时间他已经发现了,这片空间就是混沌诞生之初,任何一个细微的行为,都有可能改变未来。

当然,也许命运会修正一切,但是他们不敢冒险。

别的事也就算了,关系到自己主人,那就万万不可,最起码他不敢。

但有人很疑惑。

“哥哥,那是谁,为什么他和你一样?”

金翅大鹏鸟诧异的寻着声音看去,这才发现,声音来自方毅身边的那株小草。

小草依旧不大, 但那两朵花却格外的鲜艳,动人。

“呀哈,这么小的家伙都有灵智了?竟然会说话了?”

金翅大鹏鸟好奇,瞪着一对大眼睛,伸手想要去摸摸那株小草,他很早以前就已经能够化形了,变成了一名身穿金色长袍的英俊青年。

头上还留着一撮金色的长发,垂落下来,遮住半边脸孔。

微风吹佛,金色长发迎风飞舞。

很飘逸。

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而仗着这英俊的外表,混沌中不少生灵被他祸害,被他洒下了不少种子。

有大鹏一族、金鹏一族。

他觉得很怪异,以为自己成了自己的祖宗。

至于什么鲲鹏,他曾经很羡慕,如今才发现,那也是自己的后代。

但这一次他显然失败了。

就在他的手要靠近小草之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滚开!”

声音虽然同样来自小草,但完全不一样,前者温柔莞尔,听到耳中软绵绵的,让人如沐春风。

而后者,如金戈铁马,冰冷刺骨,让人不寒而栗。

伴随着,还有一股冰冷的寒意。

金翅大鹏鸟发现,自己已经不知多久从未冻过的手掌,这一刻,竟然被冰封了,动弹不得。

僵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金翅大鹏鸟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这时他才恍然想起,眼前的小草,似乎是混沌诞生的第一个生灵。

虽然它看上去依旧那么弱小,但却比他见过的任何混沌生灵都要古老。

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砰!

而这时,金翅大鹏鸟的手掌这时也直接化为了冰渣,消失不见。

当然,对于如今的金翅大鹏鸟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无非就是重新凝聚而已,不过小草的强大,还是让他感到了心悸。

有些不解的看向方毅。

方毅此时也张开了双眼,看来小草一眼,淡淡笑道:“她的姐姐,姐姐保护妹妹是应该的,别惹她。”

“哦!”

金翅大鹏鸟木讷的点了点头。

心中越发好奇。

阿曼则皱着眉头,一脸惊奇的看着那株小草,似乎在想什么。

“哥哥哥哥,你还没告诉我,那个人为什么跟你一样呢?”之前妹妹的声音响起。

“因为他就是我。”

方毅笑着回道。

“怎么会有两个你?”小花朵歪着脑袋,看似很是不解。

金翅大鹏鸟忍不住插口道:“你们明明是一株小草,不是也有两个吗,一个姐姐一个妹妹。”

“也对哦!!”

小花朵像是懵懂的点了点头。

“看!那里有来了个姐姐。”小花朵突然说。

只见另一个方毅的身边,出现了一名面容青涩的女子,她像是发现了方毅,眼中带着警惕。

“冰雪女王?”

金翅大鹏鸟脱口而出。

冰雪女王的样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脸庞更加青涩之外,气息也羸弱了一些,当然,那是相对于此刻的金翅大鹏鸟。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金爷也能够俯瞰冰雪女王。”

金翅大鹏鸟啧啧道。

眼中满是好奇。

冰雪女王并没有靠近,只是看了一眼正在努力开辟的方毅,同样停来了湖片,喝了几口清水,然而坐了下来。

她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

或许她感应到了什么,目光一直看着湖中那朵待放的花骨儿。

可惜,当看着那花骨朵儿散发出一股恐怖而邪恶的黑雾之后,她顿时没了兴趣,不再理会。

专心打坐。

又过了不知多久,花骨朵儿周身的黑雾越来越浓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