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无敌城

1.十二阎罗(1 / 2)

东唐王朝,秦北郡,龙岭。

大凶之地,白云渊。

山谷中密林内,有一截孤零零的石柱突兀耸立。

一群人步入山谷,发现石柱,上前敲打查看。

石柱表面石皮簌簌脱落,露出里面洁白玉石。

众人见状,当即大喜,将石柱挪移,封入特制秘箱中运走。

片刻后,忽然整个白云渊震动,声惊百里。

被封存在箱中的玉石随之震动。

玉石仿佛有生命一般蠕动,渐渐改变模样,最后竟化为人形。

一个青年男子。

“白玉人像”忽然幽幽睁开眼睛。

四周冰冷,眼前一片漆黑。

张东云满心茫然。

第一眼,他差点以为自己被人钉到棺材里。

但很快他发现这里空气流通良好,不影响呼吸。

有限的空间摇摇晃晃,自己更像是被关在车厢一类的地方里。

我应该是正在加班的时候过劳了,忽然眼前一黑……

现在这里怎么看也不是救护车啊。

难不成是被绑架?

张东云正莫名其妙之际,忽然潮水般的记忆在脑海中狂涌。

这是个玄幻的世界,有大能强者可飞天遁地,排山倒海。

昔日,有十二阎罗之首,“邪皇”明同辉,同十一个弟妹结拜,一起横行。

拳打雷音寺,斩杀佛门尊者。

脚踢纯阳宫,扫荡道门仙家。

手拆衍圣府,打死儒家文宗。

轰垮玉皇殿,枭首武道帝皇。

填平乱魔渊,生撕魔道大能。

推倒妖皇山,狩猎盖世大妖。

十二阎罗所过之处,群雄退避。

……我穿越了?

穿成这位邪皇?

张东云眼睛渐渐适应暗格内黑暗的环境。

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努力消化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渐渐琢磨过味来。

距今三十年前的一天,邪皇为首的十二阎罗,一同探寻一个无意中发现的仙迹密窟。

仙迹,远比他们预想中更危险。

结果,还有众多强大敌人联起手来,一同出手暗算围攻。

更糟的是,结义兄弟里出了叛徒。

内外交困下,仙迹破碎,十二阎罗飘散,各不知所踪,邪皇本人亦重伤。

他身处仙迹核心碎片中,随之一同坠落大地,化作龙岭中一座白云渊。

为求东山再起,邪皇明同辉试图炼化仙迹的核心。

今天,是关乎最终成败的一天。

可惜,有伤在身的他,到底还是失败了。

炼化反噬之下,更几乎要了他的性命。

万幸邪皇另有准备,珍藏一枚灵石玉胎,作为自己转世重生的躯体……

但炼化仙迹核心失败的反噬,使之太过虚弱。

偏巧有个蓝星来的穿越客也到了,捷足先登,早一步占据灵石玉胎。

也就是我了……张东云面皮子抽搐一下。

灵石玉胎被他抢先占了,邪皇残魂慢了半步,被仙迹核心的反噬消磨。

某个穿越客占据灵石玉胎化为自己肉身的同时,也接收了邪皇残存的记忆。

张某人理清楚这一切,不由得一阵心虚。

刚才如果是他晚半步,恐怕就是他被邪皇残魂吞噬的下场了。

张东云低头看了看。

玉石化作的身躯,一切感觉同正常的肉身凡胎并无分别。

甚至更多了几分轻灵之感。

原本附着在宝玉上的石皮,伴随温润玉光,化为轻柔的衣袍。

这让张东云松口气。

总算不至于浑身光着。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这具灵石玉胎尚未孕育完成,就被意外深入白云渊的一群人,给拖走了。

连带着他张某人现在也变了阶下囚,被人关在箱子里。

灵石玉胎是邪皇专门准备的转生宝物,修练武道得天独厚,能飞速成长。

可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眼下这具刚刚新生的身躯,白板一张,力量上跟普通人并无分别。

张东云心中冰凉。

自己这穿越水平,也未免太差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