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最强财务

第五百零一章 联手滕东?(1 / 2)

“明白。井九集团未来一定会合规合法的发展,不给咱们华国丢脸!”

“孺子可教!”孙贤忠赞赏笑道,“你刚才说的没错,关于《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这个月确实要颁布了。牌照的事情,我们也在提上日程。”

“井九支付没问题吧?”陈子安眯眼笑道。

“没什么大问题。”孙贤忠道。

“孙处意思是还有小瑕疵?”陈子安皱了皱眉,“井九支付可一向都很守规矩?”

“小陈,你别着急。”聂平接话道,“井九支付和华国银行合作已久,合规上能有什么问题。”

“老聂,你们就别逗小陈了!”何颂词在一旁笑道,“你看,把他脸都吓白了。”

“我就是想看看我们的陈天才会不会因为井九支付得不到牌照而着急。”聂平得意道。

“咳咳。”何颂词干咳了几声,“小陈,第三方支付牌照颁发给井九支付的话,你准备用哪个主体承接?”

“用井九集团或者单独将井九支付独立出来,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你的井九集团,怎么说的,你作为绝对的大股东,股份比例有点过大,而且又属于自然人持股,在公信力上稍微有点问题。”何颂词脸色不变说道。

陈子安顿时明白了聂平几人的意思。

这几个老家伙,给自己下套呢。估计是有些眼热第三方支付这块市场,想分杯羹,连自然人控股公信力这种问题都扯出来了。

想归想,话不能这么说。

“何总提醒的是!”陈子安一本正经说道,“这个问题确实是有些疏漏了,井九支付单独剥离出来,再拉上一个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成立井九金服,作为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受让方,各位大佬觉得如何?”

“金服?”

“金融服务!第三方支付,从本质上来讲就是为普通大众提供金融服务的功能。这名以上不会有啥限制吧?”

“这个倒没有!”聂平道,“合作伙伴方面,你打算找哪家?有计划吗?”

“呵呵。当然是华国银行!”陈子安道,“咱们之间合作了这么久,知根知底,相互信任……”

“咳咳。”聂平瞪了他一眼,心中对陈子安又满意了几分,这小子,倒是挺能察言观色。

“陈宏,你是董秘,你发表下意见,咱们华国银行真要是下场参股井九金服,信息披露方面还有投资者关系方面会不会存在问题?”

“没有问题!”陈宏故作思考地扶了扶眼镜,沉声道,“对华国银行来说,算是一个利好!”

“老何,这事你和小陈下来商量下,咱们占多少股份,投资多少,这方面,你是专家!”聂平点了点头,又看向何颂词道。

“好的。”何颂词笑了笑。

陈子安将几人的举动看在眼里,别说,这些老戏骨演起戏来,还真是一套套的。

“孙处,说起股东的事情,我想起个事儿。”陈子安挑眉道,“咱们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股东中,有外资的话不合适吧?”

“当然不合适!”孙贤忠想了想道,“你们第三方支付企业,收集到的用户信息量可不少,这些东西可不能让外资插手。怎么,你还想引进国外资本?”

“我当然不会,可不代表有人会这么做。这次管理办法中,咱们可得把这个补丁打上!”陈子安嘴角微翘,淡笑说道。

“马蕴?支宝支付?”孙贤忠一下明白了过来,这小子,这招借刀杀人玩的溜溜溜啊,不过,限制外资进入确实也是一个关键点,人家提醒的很有道理。

“孙处,我可不是单独针对哪一家企业!”陈子安无辜摊手。

“行了,我懂。”孙贤忠白了他一眼,“你这个提议很好,这次颁布的政策中会加上这一条。”

“孙处英明!”……

要谈的事情谈完了,几人正式开席。陈子安自然成为了焦点,关于他的事迹,众人虽然知道一些,可那些毕竟都是新闻媒体上的报道,很多事情,当事人亲口说出来,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当听到陈子安说差点没从植物人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孙贤忠也是捏了一把汗。这次华国能拿下世界会计大赛冠军,陈子安可谓功不可没,若是缺了这么一个主力,华国队估计很难夺冠!

“小陈总,我向上面请示下,过段时间让几个名医给你再看看病,放心点。”孙贤忠边吃边道。

“多谢孙处关心,我感觉现在身体没啥问题了。”

“看一下又不会少二两肉。”孙贤忠笑道。

“是啊,小陈,别辜负了孙处的心意。”聂平开口插话,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中午两点,聂平和孙贤忠有事先行离开,陈宏和何颂词则是陪着陈子安在四合院里喝起了下午茶。

“陈总,你们井九集团还缺董秘吗?”陈宏问道。

“当然缺!陈总这是有合适的人选介绍?”陈子安笑着说道。

“有几个董秘圈的朋友,托我打听下。”陈宏笑道,“陈总要是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那就算了,如果没有的话,我倒是可以推荐几个。当然,录不录用,以陈总面试的结果来定。”

“那感情好。”陈子安笑容灿烂,“现在井九游戏马上就要进入上市辅导了,还有井九娱乐,以后的井九会计网校,今天说的井九金服,人才的缺口很大。”

“老陈,井九金服,你就直接过去当董秘,不就好了,你可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何颂词道。

“老何,你开什么玩笑?不如你这个CFO先跳过去?”陈宏打趣说道。

“我准备过些天就跟聂行提这事。”何颂词道。

“你说真的?!”陈宏有些震惊地看着他。

“废话!”何颂词翘着二郎腿道。

“你在华国银行都快二十年了吧?你就舍得?”陈宏依然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