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第351章 蛙跳越野(1 / 2)

第351章 蛙跳越野

一个小时后,众人都累的几乎昏厥过去,手臂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没有任何知觉。

“你们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去吃饭补充体力。”秦渊说完,直接朝远处走去。

“卧槽,咱们都累成这样啊,加上吃饭也才给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这也太狠了吧!”阎王忍不住道开口道。

“就是啊,以前不都是二十分钟吗?教官真的是越来越苛刻了。”小蜜蜂也附和道,几次想要起身朝食堂走去,但都没有成功。

“我有一种预感,估计下一次,咱们的休息时间就只剩下十分钟了。”元宝苦笑着道。

“呸呸呸,乌鸦嘴!”

躺在地上休息好几分钟后,

众特种兵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互相搀扶着,朝食堂的方向走去。

好在秦渊提供的中药水十分神奇,众人再次赶回训练场的时候,明显感觉体力已经恢复了大半。

“今天上午,你们的任务是格斗训练。”秦渊看着众特种兵,慢悠悠的开口道。

“格斗训练?”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一抹火热,在战场上,虽然大多数都是枪战,但还有不少的情况下,需要与敌人贴身战斗,这个时候,谁的格斗能力强大,谁就能活下来。

“教官,我们该怎么训练?”冷锋的神色显得有些热切,在没有遇见秦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格斗能力已经是顶尖的水平。

遇见秦渊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的战力简直可以称为是一坨shit。

秦渊指了指身后散发着恶臭的泥潭,大声喊道:“全都跳下去。”

虽然众人不知道,格斗训练为什么要跳泥潭,但还是很乖巧的听从命令,没办法,他们绑在一块,也不是秦渊的对手。

“格斗最重要的是什么?”秦渊踱着步,看向泥潭中的众特种兵。

“力量!”鸵鸟第一个开口。

“速度!”李二牛憨笑着道。

“应该是技巧吧?”哈雷皱着眉头。

“错,大错特错!”秦渊止住脚步,大声道:“格斗最重要的是抗击打能力。”

“只有活着才有输出,如果被敌人打了几拳,身体就承受不住,那么死亡的绝对是你!”

秦渊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中,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思索起来。

“好像是这回事啊,如果连对方的攻击都扛不住,根本就没有机会打败他。”

“可是,抗击打该怎么训练,难道找一跟木棍,直接朝身上抡吗?”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教官让咱们下泥潭,不会就是让咱们对练吧?”

秦渊的声音随即传来过来。

“接下来,各个队伍两两一组,进行格斗训练,如果让我发现谁留手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是!”

众人齐齐应道,然后按照实力各自分成一组,摆出格斗的姿势。

“嘿嘿,卫生员,你可要小心一点,我的拳头可不长眼,一会可别哭鼻子。”鸵鸟发出怪笑,似乎很是兴奋一般。

“呵呵,就你?再训练十年,也不是我的对手!”卫生员嘴里虽然很是不屑,但眼神却异常凝重,两人互相拌嘴了这么久,早就得自各自的实力,所以都不敢掉以轻心。

“呵,小心点,我来了!”鸵鸟说完,抡起拳头就朝着卫生员的腹部砸去,后者也没有任何犹豫,也朝着他冲了过去。

砰砰两声,两者的身形刚一接触,就快速分开,蹬蹬瞪的后腿几步,虽然挨了对方一拳,但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痛楚。

泥潭上,秦渊望着这一幕,心中不由笑了一声,这群家伙在一起训练吃饭出任务,虽然嘴上可能不饶人,实际上却亲的跟亲兄弟一般,所以都下意识的没有用出全力。

秦渊板着脸看着两人道:“你们都没吃饭吗,拳头跟棉花似的,再不全力出手,我就亲自下场,对你们进行单独的辅导!”

鸵鸟和卫生员听到最后两个人,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让教官亲自出手,以他们的小身板,怕是挨上一拳就嗝屁了。

互视一眼后,鸵鸟大喝一声,猛得朝卫生员冲去,抬起的右拳仿佛席卷惊人的能量一般,带起刺耳的破空声。

卫生员想到秦渊所说的抗击打训练,没有任何躲闪,也握紧拳头迎了上去。

两人的拳头很快落在了对方身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身躯仿佛被火车撞上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泥潭中。

“咳咳。”

鸵鸟捂着胸口,咳嗽着站了起来,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传了出来,抬头看向卫生员的时候,见他也满脸痛苦,鸵鸟忽然觉得好受多了。

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身上的痛楚,两人再次朝对方冲了过去。

秦渊看着泥潭中认真训练的众特种兵,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搬来一张椅子,很是悠闲的扫视着泥潭之中的表演。

“啧啧啧,这一个个的下手居然这么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仇人呢。”臧冲看着泥潭中出手毫不拖泥带水的众特种兵,脸上显得有些异样。

“你还别说,这些人不愧是经历过特种选拔的人,出手根本就不含糊,拳头打在身上,就跟没事人一样。”张帅也忍不住开口道。

“连长,什么时候也给我们进行这样的训练啊?”苏小鱼看着泥潭中拳全都肉的一幕,神色显得也有些意动。

“呵呵,这个不用问连长,你要是觉得皮痒痒了,可以随时找我,我不计报酬,免费给你松一下。”臧冲说着,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去你的,就你那体格,谁敢跟你练,我还想看见明天的太阳呢!”苏小鱼翻了翻白眼。

“嘿嘿,怂货!”臧冲极具嘲讽道,似乎真的有些手痒,在激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