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我夫人来自两千年后

第48章 成书(1 / 2)

清晨,薄雾未散,山中鸟雀已叽叽喳喳把睡梦中的人们叫醒。

顷刻,山下小院中响起激烈的武器撞击声,立时惊飞无数飞鸟,一刀一戟,撞上又迅速分开,管亥蹬蹬连退两步,扭了扭有些发麻的手腕,略带兴奋道:“再来!”

“这几日有点进步!”吕布往前迈了一步,长戟又劈过去。

管亥忙举刀格挡,只觉一股大力重压下,虎口酸痛,下盘立时不稳,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耳边响起一串刺耳的金属刮划声,却见吕布戟尖以一个及其刁钻的角度勾开了他的刀背,直袭他胸口。

在一旁蹲马步的张茉吓得腿一抖,一声惊呼刚出口,却见戟锋在胸口半寸距离堪堪停住。

吕布道:“对手力气比你大,正面对敌不能和他拼蛮力,当用巧劲,方才这一劈不可硬接,只需往旁避开一步,待对方泻力刹那,再快速反手一击。”

说着,给管亥示范一遍,又道:“你现在打磨力气已来不及,却可在速度上多下功夫,只要够快,即便是个孩童,手上有利器亦可击败大汉。”

管亥深以为然点头,许褚、吕布皆是力大无穷之人,自己和他二人确是相差甚远,但若能提高速度和临敌应变能力,战中也并非完全只有防守的份。

得王允同意后,张茉终于可以放开手脚,聚义庄如火如荼地办起来,除了修建土楼,造纸厂、印刷厂也开始建设。

庄园的土楼非一两日可建成,张茉着急练兵,让人先在山脚前空地搭上茅草屋,平整出校场,周围切上围墙,把王家部曲和新招的一百多流民先安排给吕布操练。

除了这些人,管亥、许褚、杜飞等也都住到城外,一起跟着吕布学习切磋。

许憨憨读书不行,学武却是天赋异禀,加上天生神力,数日下来,由开始十几回合就被吕布打趴在地,到现在几十回合不落马下,可谓是进步神速。

当然,这是在吕布保留了一半力道的前提下,若是火力全开,许褚只怕也只能抵挡几个回合。

在非必要情况下,吕布是不会展示全部实力,他原来实力就已经够强了。

相比蛮力厮杀,杜飞更爱练弓箭和暗器,吕布便指导他箭术。

而许定则是允文允武的能人,武艺虽不如许褚出众,文化课却是妥妥甩他几条街,这一年多学习下来,读写已完全没问题。

除了这些人,就连张茉和菊香这两菜鸟,也被吕布逮来一起操练,不过,他教管亥等练的是对敌招式,教这两人却是打磨力气。

这不,两人一大早胳膊、腿就被套了四个沙袋,蹲在一旁扎马步,汗水早把衣服浸湿,双腿抖动如筛糠,但只要吕布没喊停,只能咬牙坚持着。

以前管亥教张茉,只是教拳法、刀法,想着她一官家小娘子,没必要学得太辛苦,能打过同龄人就成。

吕布却不这么认为,既然要学,自然得学好,他过段时间便要离开晋阳,不能在她身边保护她,为防止上次树林那事再发生,他不但要好好教导许褚等人,阿茉自己的武艺也绝不能含糊。

张茉虽然懒,但自从来了乱世后一直处于被虐状态,为了小命着想,再懒她也得把武艺学好,每日天麻麻亮就爬起来扎马步。

日子就这样慢慢悠悠而过,年底,土楼地基才刚打好,水车就已造出来了,连机碓也做好。

造纸厂直接建在河流出山处,这里落差大,更能带动水车转动。

只见三丈多高的大水车在水流冲击下不停转动着,一个个装满河水的水斗逐级提升上去,临顶的时候,水斗慢慢倾斜,将水注入渡槽,流到水渠,非但张茉自己庄园的土地得以灌溉,连聚阳里的田地也受了恩惠。

水车驱动着几架连机碓不停上下舂捣,敲打力道重且均匀,关键是解放了人力,可昼夜不停工作。

张茉又让人在这旁边建了水碓房,除了一辆用于灌溉的大水车,前后还有数辆简易水车,只是单纯用来带动连机碓捣纸浆。

看着眼前一排排连机碓,王定桃花眼笑得比春光还灿烂。

“阿茉,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如此奇思妙想,当真巧夺天工,这就是鲁班在世亦不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