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首富:逍遥大地主

第一章 生活就是生下来艰难的活着(1 / 2)

青市。

山边,在建别墅群。

六月份的工地,已经很热了。

这个热,让工人们汗流浃背,裤裆淌水。

汗水的浸透,还让一些工人师傅,双腿间磨得红肿,等汗水再次流过之后,更是淹的生疼。

工地最里面,靠近土山一侧的新基坑旁边。

“呼!”

用凉水浸透的汗衫搭在脖子上,却依旧汗流浃背的夏北,膀子铮亮的坐在挖机之上,他吐出烟雾,看着不远处打着电话,一脸无奈和悲痛之色的赵钢柱,顿时沉默了下来,眉心皱的很深很深。

赵钢柱的父亲生病住院了,脑梗!

他想回去代替母亲,照顾住院的老父亲,他媳妇却是坚决不让。

特别是听到了赵钢柱,为了回去,对媳妇近乎哀求的话语后,让夏北对以后的生活,有了恐惧!

是的,恐惧。

对媳妇这个群体的恐惧。

对婚后家庭的恐惧。

对生活的恐惧。

生活,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对百分之九十多的人来说,生活,就是生下来,艰难的活着。

这个艰难,就如同溺水之人的不断挣扎一般。

说不定哪天,就真正的溺亡在了挣扎中。

“你说的轻巧,生病的那是俺爹,是俺爹!”

“我是俺爹的儿子,我怎么能不回去伺候他?”

“人都这样了,我要是不回去,你让我以后在村里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啊!”

赵钢柱压抑着自己想要开始的咆哮,嘴唇颤抖,唾液沾满了嘴边。

他发红的双眸深处,更多的,还是无奈和无力。

“赵钢柱,你冲我喊什么喊?”

“你爹脑梗又不是很严重,有你妈在院里伺候着,等一个月就出院了,你回来做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回来一天就得耽误你少赚二百块钱。”

“没了这一月六千多块,房贷怎么办?二小的学费和生活费怎么办?还有,你爹的医药费怎么办?你说你回来干什么?”

“还在村里怎么抬起头来?我给你说,你就算是回来了,你没钱,你穷,你一样还是抬不起头来!”

“我告诉你,不能回来,家里有我就行,你敢回来你试试!”

电话挂断,赵钢柱愣住了,拿着电话的手,颤颤巍巍的缓缓放下。

想到病床上的父亲,还有什么都不懂的母亲,在医院无助的样子,他咧了一下嘴,之后张开,想要放声大哭一场。

可是,他只能无声的哭泣。

泪,往心里流!

“钢柱哥。”

这时,眼睛同样有些发红的夏北,来到了钢柱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年纪大十岁,正当年,却身影有些佝偻了的汉子,夏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该怎么样去劝。

“抽阔烟。”

他只能拿出烟来,递给赵钢柱一支。

夏北的心中清楚,此刻能拯救赵钢柱的,只有钱。

有句话说的好啊:

“钱啊,是一味神药,祂能救人命,更能解千忧万愁!”

“唉!”

接过烟的赵钢柱,看着年轻的夏北,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狠抽了一口,浓烟过肺之后,他语气很是低沉道:“小北啊,人活着,太难了!”

“你说,我这一辈子,还能见我爹娘多少面?”

“我这一年就能过年的时候回去一趟,我今年三十九了,我爹娘都快七十的人了,还能活多少年?”

“就算是他们活到八十五行不,也就还能见十几面啊!”

“这十几面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啊!”

赵钢柱的眼睛很红,他紧攥着拳头,身体有些颤抖,他这是在极力的忍着。

“唉!”

“你还年轻,趁着时间多,经常回家看看你爹你娘,别跟我似的。”

说完,赵钢柱对夏北苦涩的一笑,摇了摇头后,扛起铁锹,转身小声低喃着,就向着一旁的基坑走去:

“赚钱!”

“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