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往事2·一天

chapter 40(1 / 2)

45.

陈迦南其实是见过洒姐的。

几年前沈适带她出去玩,就在那家京阳有名的奢侈品店,他坐在沙发上抽烟,洒姐对他说:“我看你身边这些女人都一个样子,也没什么特别的,你喜欢她们什么?”

沈适当时只是笑了笑。

洒姐说:“这个看着不错。”

或许是那句比较温和的话吧,陈迦南是记得这个女人的。后来又听沈适讲过这个京阳二小姐的故事,想来也挺让人难过。

出发之前,沈适说:“想去哪儿就去,别老闷着。”

现在外婆一睡大半天,她在梨园总是有些孤独。萍姨没事儿还会翻翻地做做饭,她就无聊多了。

她在京阳没什么朋友,沈适比她想的周到。洒姐这个人性格直爽,好交友,与沈家关系也好,带着她点沈适也放心。大概也有怀孕和外婆的缘故,陈迦南心情总是不大开朗,有这么一个热情老辣的女人在身边也有些好处。

于是产检这天,洒姐陪着她一起去了。

46.

京阳医大在市区中心,得两个小时。

张见开的车,洒姐和陈迦南都坐在后面。明明不算很熟稔,可这个女人给她的感觉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有一个月了吧。”洒姐问。

“差不多。”

“男的女的?”

陈迦南笑笑,说:“还不知道,男孩女孩都一样。不过,他喜欢女孩子,我喜欢男孩子,女孩太脆弱了。”

洒姐听着笑,看了眼她的肚子:“怀孕什么感觉?”

陈迦南想了想,对这个有些小心翼翼的女人说:“除了孕吐有些严重,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她们一问一答,消除了些生疏和尴尬。

张见正在开车,看了后视镜这两个女人一眼,道:“太太,孕吐的话,我知道一个办法挺管用。”

洒姐最先抬头,看过去:“什么办法?”

“喝点柠檬水,不想喝的话闻闻那个味道也行。”张见说,“我妈怀我的时候就照着这办法来的。”

洒姐一听乐了:“你多大?”

张见犹豫了片刻,道:“二十七了。”

陈迦南听着张见说话那样子,愣了一下偏头笑了,认识这么久,这孩子难得害羞。

洒姐兴致倒是来了,直接道:“林郁做秘书的时候,我要是问他多大,他会说,二小姐,现在是工作时间,不方便回答。你跟了沈先生有几个月了吧,小张同学?”

张见知道这个二小姐不好对付,只好硬着头皮“嗯”了一声。

陈迦南看在眼里,正好瞧见前面路牌上写着“京阳医大”四个字,帮着解了个围:“快到了吗?”

张见:“快了。”

陈迦南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出门,居然碰到了一个故人。也不能算故人,她们毕竟没有见过。

47.

产检的过程很顺利,一会儿就结束了。

洒姐去了楼梯口抽烟,张见在打电话,只剩下陈迦南一个人,她去了个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有人叫了她一声。

回过头去,是一个陌生女人。

陈迦南客气道:“你认识我?”

对方看起来比她小几岁,眉目有些憔悴,肚子挺着,看样子已经有了七个月左右的身孕了。

“我知道你。”女人说。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陈迦南不知对方来意,可看着这张年轻的脸,莫名的猜到了一点。

女人开口道:“能让京阳城二小姐和张秘书陪着来孕检,看来我还是有些低估你在他心里的位置了。”

陈迦南敛眉,眸子里带了点审视。

女人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一直以为没有女人能走到他心里去,我也以为我会成为那个人。陈小姐,你真的很幸运。”

陈迦南想走的,脚却迟迟迈不出。

她平静的看了一眼这个穿着裙子大衣的女人,轻声问:“有七个月了吧?今年冬天冷,你穿的太薄了,对胎儿不好。”

“那不是更好,掉了就没事了。”

陈迦南皱眉。

女人苦笑一声,道:“你放心,这个孩子不是沈适的。”

陈迦南声音轻淡:“我知道。”

女人定定看了她一眼。

“我跟了他两年。”女人缓缓垂下眸子,落寞道,“你知道吗,有一种人他对你特别好,可是该冷漠无情的时候,他对你也特别狠。”

“你想说什么?”

女人短暂的笑了声,不算是笑,倒像是从嗓子里出了口气一样的笑,怪冷的,却不再说话,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陈迦南怔了半天,才走了出去。

外面洒姐和张见一块站着,两个人的脸色有些轻微变化,洒姐看着她说:“你在里边没有碰见什么奇怪的人吧?”

陈迦南实话实说:“一个女人。”

洒姐:“…………”

“没说什么话吧?”

陈迦南:“应该说什么?”

洒姐干笑了几声,说随便问问,心底却有些不确定。再瞧这位新晋沈太太,看着温温软软,那一个眼神还真和沈适像极。

趁着往外走,洒姐给沈适去了一个电话。

那边沈适刚开完会,问:“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