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往事2·一天

chapter 41(1 / 2)

51.

后来的两天,梨园一直都很平静。陈迦南孕吐还是很严重,晚上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外婆还是糊里糊涂,睡的时间更长了,已经有些半瘫的征兆。

那天夜里,京阳下起了大雨。

萍姨熬了些柠檬水,往床头柜上放了一盘柠檬皮,味道淡淡的,陈迦南闻着睡觉也没那么难受了。

睡到半夜,被一声惊雷弄醒。

陈迦南披了一件衣服下楼,楼梯处亮着一盏小灯,大门处有模糊的人影正在靠近,她心里有些发毛,手扶着墙,看着那抹身影,一时不敢动。

只是轻轻喊了声:“萍姨。”

外面的雨声太大,屋里她的声音很小,却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许久不见人应,接着,客厅的门被推开了。陈迦南下意识往后退了退,在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的时候,先是一愣,提了口气在嗓子眼。

沈适抬头,也是一愣。

他轻蹙着眉头,朝她走了过去,一边脱下西装外套扔到沙发上,走近才道:“怎么这个时间起来了?”

陈迦南看着他,缓缓开口:“睡不着。”

沈适摸了摸她的额头,烫烫的,眉头皱的更厉害,话里有些轻责的意味:“睡不着也不能乱跑,大半夜着凉怎么办,有想过吗?”

“我会注意的。”陈迦南叹气,“要吃点什么吗?”

沈适:“飞机上吃过了。”

“那我去倒点热水。”

沈适拉住她的手:“还是我去倒吧。”

后来回房间,沈适端着水上来,陈迦南刚给他拉开被子,说:“你还是去洗个澡吧,淋了雨总不太好。”

沈适看着她平静的样子,心里提着的那口气慢慢放了下来。他们还和平常一样说话,好像今天吃什么晚饭一样简单。

他片刻道:“那你先睡。”

沈适去洗澡的时候,陈迦南睡不着,翻来覆去了一会儿,听见他手机响,犹豫了几秒爬了起来。

她瞥了一眼,那是一个陌生号码。

陈迦南只是发呆了一会儿,有些疑惑谁会半夜打电话。过了会儿,楼下的座机忽然响了。一直响个不停,陈迦南披了外套下楼。

萍姨已经接起,冷漠的说了两句话就挂了。

陈迦南刚好下到一楼,随意问了句:“这么晚了是谁啊,萍姨?”

萍姨被身后的陈迦南吓了一跳。

“有什么急事吗?”她又问了句。

萍姨干笑了声:“没什么事。”

陈迦南没有说话,她听着屋外的雨声,忽然觉得难过,却还是问了出来:“我刚听见,哪个傅小姐?”

萍姨手抖了抖,往后看去。

陈迦南心下了然,轻轻回过头去,沈适正站在楼梯拐角,他看着她,走了下来,捋了她耳边掉落的碎发,只是淡淡道:“有什么事我们上去说。”

陈迦南定定看了他半晌,拂开他的手。

她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大气,莫名的就开始烦躁起来,一句话也不想再说,转身就往楼上走。

沈适站了一会儿,跟她进了房间。

见她揉了揉额头,沈适皱眉:“不舒服?”

陈迦南定了定心神,没有回头,从柜子里拿出他的睡衣,只是微微偏了偏目光:“没事,刚刚头有些晕。”

沈适目光灼灼,唇抿成了一条线。

不见他开口,陈迦南扭过脸,看他:“从美国赶回来,你应该也挺累了,早点睡吧。”

说罢,她经过他。

沈适握住了她的胳膊,目视前方:“那个电话只是一个意外,我会处理好,你别想太多。”

陈迦南看向地面,没有说话。

“你不是说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吗。”沈适淡淡道,“我是刚从美国赶回来,本该五天的工作我熬了两个夜才能赶在今晚到家,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现在的样子,还是从前的沈适。

陈迦南印象里那个心狠手辣咄咄逼人却又能和你谈笑风生的男人,好像在这一刻又回来了。

她垂眸:“你想听我说什么?”

深夜的房间静悄悄,只有窗外大雨磅礴。床头的小灯暗淡却柔和,衬得这个夜更寂静了。

沈适吸了口气,听着她乏力而平静的声音,闭了闭眼,顷刻间散去了一身寒气,轻声叹息:“有时候我宁愿你跟我吵一架,也不想你这么跟我说话。”

陈迦南眼睛酸涩,别开脸。

有那么一刻,陈迦南昏昏沉沉。她明明已经说过去了,可是发现那个人还是存在他们之间,她却真的不知所措了。想起这几年他也对另外一个女人那样好,忽然就有些心慌。

沈适声音低了低,道:“医生说你孕吐期间心情起伏大,本来我是打算以后再和你说的,还有这些日子,我们之间好像有些陌生,你觉得是正常吗?”

陈迦南抬眼。

沈适轻轻摇头:“我觉得不是。”

他说罢从兜里掏出烟盒,抖出一支烟,看了一眼又扔到旁边的柜子上,半垂着眼,低声道:“你刚离开的那两年,我需要一个女人应付奶奶,你大概也知道,有些事不是我能决定的。”

陈迦南攥了攥手掌,不自觉地抬了抬,他以为她要做什么,也随之抬手,碰到柜子边上的玻璃杯,玻璃杯轻轻晃了晃,掉在地上,碎了一地玻璃。

看着倒像是故意似的。

房门外传来脚步声,是萍姨,从楼下跑了上来,声音里有些许担忧:“沈先生,出什么事了?”

沈适淡淡回道:“没事,萍姨。”

“您刚回来别着凉了,要不要我去熬点姜汤?”萍姨还在门外,话里不安道,“太太好些了吗?吐了一夜。”

闻言,沈适看她。

陈迦南声音轻淡:“好多了,萍姨。”

沈适叹了口气,抬手想要碰她,她侧身躲开,沈适皱眉,对门口方向道:“萍姨,麻烦熬一碗梨汤,迦南喝,别放糖。”

这声线听着平和,萍姨提心吊胆还以为吵架了,现在总算舒了一口气,回了个好,便下了楼去。

等安静了,陈迦南道:“我不喝梨汤。”

沈适皱眉:“不是说吐了一夜,梨汤对肠胃好,要不然后半夜怎么睡,还想熬一整晚?”

刚刚还有些生气的兆头,现在又温和起来,陈迦南看着面前这个三十七岁的男人,咬了咬牙,实在不想搅合自己的心情。

她难得抬杠:“又不是你熬。”

沈适闻声,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瞥了一眼她的肚子,说:“你不睡,我哪睡得着?”

陈迦南:“这么多房间,你随便睡。”

沈适:“…………”

好端端的一个夜,硬是被这样一闹腾给耽搁了。她瞪了他一眼,正要抬脚往外走,被沈适一拦。

他话里有些许小心翼翼:“你别动,扎脚。”

陈迦南看着他下楼的背影,不知道怎么地,有好笑,又有心酸。就在刚才,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还诡异的厉害,一瞬间仿佛要把所有事都弄明白,一瞬间又都不计较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52.

陈迦南怀孕四十天的时候,孕吐还很严重。沈适找了很多法子,最多只能缓解,夜里还是睡不好。他这些天也跟着没睡好,倒是多了很多时间陪她。

她太无聊,他会说:“出去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