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往事2·一天

chapter 43(1 / 2)

61.

陈迦南怀孕7个月,正是沈适最忙的时候。

公司还遗留着一些去年存在的问题,周家近来慢慢缓过神有些卷土重来的意思,已经拦截了沈氏好几个大单。

沈适常常两边跑,总是半夜赶回岭南。

陈迦南现在肚子大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段时间他那个不要脸的法子有了效果,她精神格外好,睡的也好。

沈适半夜到家,她已经睡熟。

第二天醒来,他正在厨房帮着萍姨一起做饭,系着围裙,舀起一勺汤,在尝味道,会问萍姨:“是不是太重了?”

萍姨尝一口:“再加点水。”

陈迦南站在屋檐下,她一手扶着腰,看着厨房里那个忙碌认真的身影,笑道:“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适从汤勺里抬眼,看过去:“两三点了。”

“这么晚啊。”

他看了眼厨房外面的天气,放下勺朝她走过去,摸了摸她的手:“南方早晚温差大,我去给你拿件衣服。”

她拽着他的袖子,说:“我不冷,挺闷的。”

那会儿已经是八月了,南方气候湿润,到了中午,温度变高,太阳晒的人又暖又热,午觉是睡不踏实的。

沈适扶着她坐在摇椅上,道:“我听萍姨说明天去医院做检查,不是约好了下周吗?”

“医生好像有事,调班了。”她看他。

沈适微拧着眉头,“嗯”了声。

“你怎么了?”她覆上他的手背。

沈适轻道:“公司最近事情太多,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就要回京阳,怕是不能陪你去医院。”

陈迦南歪脖,笑:“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你也没陪我去过几次,大不了以后孩子跟我姓。”

沈适失笑:“行啊。”

厨房里,萍姨正在切菜,往后伸了伸脖子,扬声道:“沈先生,您和太太给孩子取名了吗?”

陈迦南看向沈适:“我们还不知道男孩女孩。”

沈适:“女孩。”

“这么确定?”

“错不了。”他说。

萍姨听着笑了:“人家说孕吐反应大的都是女孩,反应小的是男孩,我看沈先生说的准着呢。”

陈迦南莞尔:“要不先想个小名?”

沈适沉吟片刻,正要说话,手机响了,他拍拍陈迦南的手,站起来去一边接电话,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皱紧了眉头。

挂掉电话,他原地静了十几秒。

回过头时,陈迦南抬眼看过来。

沈适缓缓启唇:“有点急事要处理,我必须立刻赶回京阳,大概不能陪你吃早饭了。”

陈迦南一脸无奈:“看来孩子真得跟我姓了。”

62.

翌日一早,毛毛开车来接陈迦南去医院。

路上两人闲聊,毛毛无意间提了一句:“我昨天去书店转了转,小智好像谈男朋友了,不是之前那个。”

陈迦南很淡定:“我知道。”

“你消息比我灵通啊。”毛毛感慨,“小智太敏感了,又是那种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子,再说了两个人异地太久,女孩子不能得到及时的安慰会出问题的,张见确实不太合适。”

陈迦南:“年轻人多谈谈挺好。”

毛毛嘲笑:“你老啦?”

陈迦南:“你比我更老。”

毛毛:“………………”

那天医院人很多,她们等了很久才检查完。中午在医院附近吃了饭,又转了会儿,到了两点多才往回走。

家里有些热闹,电视的戏曲声很大很响。

邻居阿婆带着孙女过来串门,外婆躺在摇椅上,萍姨熬了酸梅汤,三个人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说说笑笑。

看见陈迦南回来,萍姨起身走近。

“检查的怎么样?”

“好着呢。”

萍姨说:“渴不渴,今天累坏了吧,要不要回房间躺一躺,我去给你们弄两碗酸梅汤。”

毛毛接过话茬:“您歇着吧,我去倒。”

等毛毛一走,萍姨对陈迦南道:“太太,刚刚有个人找你,我说你不在,他给你留了一样东西就走了。”

陈迦南:“还有说什么吗?”

萍姨摇头:“问候了一下老夫人,挺精神一个男的,看模样和沈先生年纪差不多,应该有三十七了。”

陈迦南脑袋瞬间嗡了一声。

“他什么时候来的?”

“走了有一会儿了。”

陈迦南像泄了气一样,静了几秒钟,才慢慢对萍姨道:“应该是我大学时候的研究生导师,很多年没见了。”

“难怪,看着就很有学问。”

陈迦南笑笑,慢慢走回房间。屋子里很亮,太阳照进来,看着一切都充满了生机。她一眼就看见了桌子上那个牛皮纸袋,薄薄的,有些似曾相识。

她走过去,将纸袋拿了起来。

指腹的感觉是很敏感的,有那么一霎那,陈迦南有些没勇气打开。她闭了闭眼,淡定的将封口的细绳绕开。

纸袋里面装着一份学校的资料,还有一张申请书和推荐信。那是国外特别好的一家音乐学院的申请书,有效期至明年十月。

陈迦南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她在医院,柏知远来看她,她丧里丧气,不相信未来会很好。柏知远笑着对她说,陈迦南,你还前途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