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往事2·一天

chapter 46(1 / 2)

7

5.

多宝两个月的时候,陈迦南重感冒。

她病了有两周,咳嗽一直不见好,担心过给多宝,每天晚上都让萍姨陪着这个小姑娘睡觉,说来奇怪,睡的比和她在一起还要熟。

沈适买了药回来,她吃了药睡半天。

醒来的时候,他坐在床边,看见她睁了眼,轻道:“有没有好一点,我去倒杯热水。”

她喝了水,裹着被子,侧躺着和他说话。

“你这样坐着不累啊?”她问。

“不累。”

“坐多久了?”

“不久。”

人在生病的时候,感官总是格外细腻。陈迦南看着他,还有他额角细细的皱纹,才猛然发觉,眼前这个男人,他37了。

“怎么不和多宝去玩?”她问。

“有萍姨在,我去了都不要我。”沈适笑笑,“她才这么点大,都已经很顽皮,不敢想象以后什么样子。”

陈迦南:“你小时候不也很顽皮?”

沈适笑着“嗯”了一声,说:“十几岁的时候太叛逆,倒是做过不少出格的事儿,现在想想,太年轻了。”

“什么出格的事儿?”陈迦南好奇,“杀人放火冒名定罪?或者强抢良家少女堕胎什么的——”

正说着,鼻子被他刮了一下。

“你还真能想。”沈适无奈轻笑,“我是那种人吗?”

“不好说。”

沈适:“…………”

他叹了口气,又往她跟前坐了坐,抬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说:“难怪这么能说,已经退烧了。”

陈迦南:“还是有点难受。”

“当然难受。”沈适说,“哪能那么快就好。”

“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沈适:“不去了,也没什么事儿。”

陈迦南打了个哈欠。

“再睡会儿?”他道。

“睡不着。”陈迦南撑着胳膊,“你扶我起来。”

沈适起身去扶她:“起来做什么?”

“老睡着太闷了。”陈迦南说完,看了眼他的脸色,“我去看看多宝,就看一会儿,不凑近,行吗?”

沈适失笑:“我是怕你乱跑感冒又重了,还是让萍姨把她抱上来吧。”

陈迦南摇头:“我自己去。”

她说完倏的抬起胳膊,起身一跃,蹭的一下,整个人挂到了他身上,环抱住她,沈适下意识退后了一步才定住。

他闻着她身上的清香,莫名平静。

“你都不怕我向后倒了。”他说。

陈迦南将脑袋搭在他的肩上,轻轻摇头,吸了吸鼻子,说:“不怕,去看女儿吧,起驾。”

沈适笑。

76.

忘了说一句,多宝三个月的时候,沈适把折耳猫小西带回来了。晚上除了多宝的嬉闹声,还有小西的叫声。

陈迦南花了一个月才和小西玩熟了。

有一天晚上,她刚和沈适睡下,就听见楼梯上小西跑来跑去,叫的挺忧伤的。她就醒了。

卧室里静悄悄的,那是个深夜。

陈迦南开了小灯,拧过头看沈适。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平和的呼吸着,似乎睡得挺熟。

半晌,忽然出声:“怎么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