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往事2·一天

chapter 48(1 / 2)

83.

多宝不到一岁就会说话了,说的还蛮好,大概是随了沈适,听说他三岁英文都已经说的很好了。这个小多宝脑袋瓜特别机灵,想要什么的时候就抱着沈适的腿,也不哭不闹,就是不撒手。

沈适无奈,向她求救:“管管?”

陈迦南远远站着就是不过去,幸灾乐祸道:“关我什么事儿,你自己惹的祸自己搞定。”

沈适:“…………”

多宝开始一连串撒娇模式,抱着沈适的脖子,开始蹭他,每到这个时候,沈适就心软了。哪里还有生意场上运筹帷幄果断狠绝的样子,一双眸子柔情似水,有求必应。

陈迦南则悠闲的晒太阳去了。

84.

那天阳光挺好,陈迦南和多宝坐在院里。

沈适刚开完视频会议,从二楼下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一幕,太阳照在她们母女身上,像镀了一层金光。

多宝坐在小板凳上,撅着嘴。

陈迦南正给多宝披上枕巾,手里拿了一把剪刀,准备给这小姑娘剪头发来着,人家好像有点嫌弃她。

“妈妈,你别剪坏了。”

陈迦南:“我知道。”

多宝皱巴着脸,撇撇嘴道:“你老说我知道,你到底知道不?头发剪坏了我还怎么见人呢。”

“我不会嫌弃你的。”陈迦南说。

多宝:“…………”

“咱俩之间都没有信任了吗?”陈迦南准备动手,先从刘海剪起,“我可是你妈啊沈艾嘉。”

多宝端着脖子,一动不动,眼睛往上翻,盯着头发一点一点落下,心里直发毛,忍了半天说:“我可是沈三的千金。”

陈迦南:“…………”

女儿的声音脆脆的,清清咧咧,大大的眼睛咕噜直转,里头像沁了葡萄似的,又圆又亮。

沈适看了一会儿,慢慢走近,笑着出声道:“你得相信你妈的手艺,她那双手当年可是拿过长号的,一般人玩不了那个。”

母女俩闻言,都抬头。

陈迦南瞪了他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多宝却好奇了起来,眨巴着眼睛,嘴巴抿的鼓鼓的。

“什么是长号?”多宝问。

“就是一个长长的,能吹出声的一个玩意儿,前边还有个喇叭,不好吹。”沈适说,“改天带你看看。”

多宝瞅着沈适,目光特别认真道:“这么难吹妈妈都会玩,你会吗?”

沈适:“…………”

他舔了舔唇,看向陈迦南,她微低着头,嘴上却是笑的。大概他们都想起当年,她还是个学生,抱着长号喝醉了酒,等他去接她的时候,她眼神迷离,长号就是不松手。

他那时笑她:“学这个干吗,还是个人就会吹的。”

陈迦南仰着头,目光澄澈无辜。

“你行你上。”她说。

85.

多宝长得快,个子比同龄小孩高出一大截,性格也有些像个男孩子,调皮捣蛋,有时候却又很乖,让人又爱又恨。

等到了两岁,已经粘着沈适不放了。

沈适去公司的时候经常会带着她,张见拉着她的小手乱转,她脑袋瓜太溜,像个小大人,偏偏鼓起的脸颊又很可爱,算是混到了人见人爱的地步。

有一天沈适下班,没找见她人。

他找了一圈,在公司大厅的会客沙发上看见她和洒姐在说话,他没打扰,静静走了过去。

听这小姑娘有模有样道:“洒姨,你是来找张见吗?”

“你见他了?”

多宝翘着腿摇来摇去,说:“本来他是和我玩的,后来被一个漂亮阿姨叫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了。”

林洒言眯眯眼:“哪个漂亮阿姨?”

沈适听不下去,直接打断:“沈艾嘉,别乱讲啊。”他径直走上前,看了眼洒姐,“周副经理。”

洒姐看了眼沈适:“你紧张什么?”

沈适抬眉,慢悠悠道:“我只是实事求是,紧张的是你林二小姐才对吧?把心揣兜里,你这些招数使出来,张见跑不了。”

洒姐白了一眼,偏头笑了。

多宝被冷落,盯着眼前这俩大人,终于找着机会开口说话,说出的话却让人大跌眼镜:“洒姨,你知道我弟是男生还是女生?”

沈适:“…………”

洒姐:“…………”

86.

开车回家的路上,车里气氛有些过于安静。

沈适正转着方向盘,偏头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小姑娘,正襟危坐的样子有些奇怪,便道:“你怎么了?”

多宝:“没怎么呀。”

沈适:“你平时不是话挺多的?”

多宝:“有吗?”

沈适:“……”

他心里一阵鸡皮疙瘩,放慢了车速,皱着眉打量了多宝一眼,道:“做什么坏事了,最后一次机会。”

多宝:“……”

平时父女俩没大没小,偶尔沈适正经起来,多宝心里还是有些打鼓,不敢顶嘴,总是在他的脾气边缘试探。

见她沉默,沈适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