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往事2·一天

chapter 49(1 / 2)

89.

洒姐最近来梨园有些频繁,大抵是找不见能说话的人。可是看起来总有些不得劲,和孩子们玩的时候也像是有心事的样子。

多宝:“失恋了?”

洒姐:“你就不盼我点好。”

多宝:“张见欺负你?”

洒姐:“他敢。”

陈迦南和萍姨在厨房做菜,听着这俩一大一小的对话,也不禁失笑。萍姨说这二小姐看着孩子心性。陈迦南朝客厅看了一眼,这样的女人难怪年轻的时候会那么洒脱。

那天吃过午饭,孩子们都睡了,陈迦南泡了壶茶,两个人坐在院子里喝。

洒姐:“多宝真是和他爸小时候一模一样,她眼睛一转人就心里打鼓,你们家遗传可真厉害。”

陈迦南:“主要是他。”

“沈适今天不回来吧?”

“好像有个饭局,回来也得很晚了。”陈迦南知道洒姐想什么,直截了当道,“张见也跟着呢。”

洒姐叹了口气。

“你们俩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陈迦南犹豫道。

洒姐喝了口茶,看着院子里满目青葱,慢慢的放松下来,目光也变得遥远,轻声开口:“我像你这么大,大概是过的最艰难的时候。那一段日子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反正后来也熬过去了。再后来遇到张见,总觉得哪儿和他挺像,都有种文邹邹的气质。”

她们之间,或许是有感同身受这回事的。

陈迦南问:“你喜欢张见什么?”

“有趣吧。”

陈迦南笑:“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刚给沈适做秘书,好像还在和女朋友闹分手,后来分分合合。一个年纪轻轻的大男孩,挺有担当。”

洒姐:“他是很有担当。”

陈迦南微微侧眸:“他和你求婚了?”

这话一语中的,洒姐不知如何是好。

“姜还是老的辣。”洒姐感慨,“比起她妈,多宝还差点火候。”

陈迦南:“…………”

“昨天晚上,我们刚做完,他说要不结婚吧。”洒姐坦荡道,说罢静了一会儿,才缓缓道,“他符合我对爱情的很多幻想,可是我大他十五岁你知道吗?”

“那又怎么样?”

洒姐抬眼看她。

陈迦南:“你身材又好,人又漂亮,还有智慧。我要是你,都可以一辈子不结婚,以后老了还可以做个有钱老太太,只找年轻男孩谈恋爱。”

洒姐忍不住笑:“你是嫌弃沈适老了吗?”

“以前吧还好,现在真不好说。”

陈迦南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是无心之失,她只是站在全中国四十岁中年男人的角度上来说这句话的。更何况,他最近确实很少和她做|爱。

那天洒姐离开,陈迦南一个人多待了会儿。

多宝在和多鱼玩,姐弟俩很安静。她洗完了澡,在镜子面前多站了会儿,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三十二岁的女人。

女人三十,会有什么变化呢。

夜晚的梨园静悄悄地,孩子睡了,只剩下无边的黑夜。陈迦南在床上翻来滚去睡不着,又折腾了一会儿,折腾到沈适回来了。

他匆匆洗了个澡,往床上一趟。

“怎么还没睡?”沈适问。

“嗯。”

“林洒言来过?”

陈迦南眼皮子一抬:“你怎么知道?”

“她每次一来你免不了总会想很多。”沈适看着她,说,“我明天打个电话,让她以后没事少来。”

陈迦南“切”了一声,翻身背对着他。

看她情绪确实有些波动,沈适从身后抱着她,将脸埋在她的脖颈,重重吸了口气,轻笑了一声。

陈迦南看着床头柜,问他:“我是不是老了?”

沈适:“那我不是更老。”

陈迦南想起白天和洒姐的那一番对话,对他说:“张见求婚了,洒姐居然犹豫,真是想不通。”

“这有什么想不通?”

陈迦南:“女人一过四十,身体各种变化,这个年纪能遇到张见这样忠诚的男孩子,可遇不可求的。”

这话说完,空气有些静的过头。

等了半天,不见他说话。陈迦南还以为他睡了,也打算闭上眼睛睡觉,却隐隐觉得睡裙被掀了上来。

她后背一僵。

沈适咬上她的耳垂:“嫌我老?”

接着便不等她说话,直接吻了上去。卧室很快弥漫着一股□□的味道,缠缠绵绵,被子推到一边,两个人一起到了高潮。

90.

那晚沈适将她折腾了个遍,导致第二天睡过头。

醒来的时候房间空空的,楼下有说话声,听不太清楚。陈迦南简单梳洗,随意扎了头发就出去了。

沈适正在客厅陪着两个孩子打游戏。

陈迦南:“你今天不上班吗?”

沈适将遥控给多宝,回头看她一眼,说:“我都加班多久了,再一天不着家的都快忘了你什么味道。”

想起昨夜疯狂,陈迦南咬牙。

她随手拿了一个靠枕砸了过去,被他一把接住,她没好气道:“瞎说什么你,再说把你阉了。”

多宝停下打游戏的动作,也扭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