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加载了电影剧本

第四十四章 如此美妙的开局(1 / 2)

暗影岛,虚空,暗裔。

这三个是英雄领域中最难驾驭的英雄神魂阵营,因为这三个阵营中的英雄,不管是什么契合度都会无时不刻的吞噬和侵扰附身试炼者的心智。

最典型的就是暗裔剑魔,绝大多数试图驾驭这个英雄神魂的试炼者,最后都因为剑魔的力量而陷入了疯狂。

暗影岛和虚空这两个阵营就更直接一些了,它们前者会侵蚀掉试炼者的灵魂,后者则是侵蚀试炼者的肉体。

所以关行山在看见白小玉的身形被黑雾所侵蚀,最后构筑成了一个高大的亡灵身形时,第一反应就是白小玉被这个英雄神魂给吞噬掉了。

“狼家的小崽子,你还在吗?”

所以关行山在进入召唤师峡谷后所问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

比起一个疯狂到绝不会听指挥的暗影岛亡魂,关行山更愿意领着那个狼崽子,起码白小玉能听得懂他的指挥。

可现在站在他面前之人,不管从任何角度看就是魂锁典狱长本身。

“干嘛?”

结果白小玉的小脑袋从锤石的胸膛中探了出来,一脸奇怪的盯着关行山看。

“……你真能驾驭得住这个暗影岛亡魂?”关行山说着看了一眼上方锤石在半空中飘荡的骷髅状脑袋,很明显这个脑袋也是有自我意识的。

“我不能驾驭选他干嘛?想赢就别废话了,上线!”

路仁现在将注意力专注到了眼前的对局上,直接进入了打比赛的专注状态,没什么心情和关行山说废话。

“真凶啊,敢这样和掠天兄你说话,狼家的小辈里以前有这一号人吗?”解脱者嘘了一声说。

“我不管她在狼家里是什么身份,但只要她敢拖我后腿的话…我能保证狼家今后就再没这号人了。”关行山说。

“那要是没拖你后腿呢?”那位加持了蜘蛛女皇之力的学院理事突然问。

“那这种人留在狼家就太浪费了,我会给她一个跟在我身边学习的机会。”

关行山也明白白小玉这个年龄打到了璀璨钻石段位,还能依靠着连胜闯入傲世宗师的对局,没有远超于常人的天赋是不可能做到的。

“能做现任虎家代家主的学生,还是在这世间有着掠天之称的强者,那位狼崽子知道掠天兄你的想法后,应当会感到很荣幸和惶恐吧。”解脱者说。

“前提是她够格。”关行山也迈步向着自己这方的野区赶去。

没错…现在在这场飞升排位赛中,关行山需要的可不是白小玉远超于常人的天赋,而是实力…足以和当前对局媲拟的实力。

关行山此时也看见了正在野区草丛中待命的白小玉…此时完全锤石化的白小玉,在有些无聊的晃荡着手中的锁链。

你现在就尽你所能的一切手段,来跟上我们的脚步吧!小狼崽…不…小鲤鱼。

此时在关行山眼中白小玉就是一只在龙门前蛰伏的鲤鱼,一旦她越过了这道龙门就能一跃风雨化蛟龙,但一旦跃不过去…那她坠下的可不就是之前的那个小池塘了。

而是一处看不见尽头的深渊。

…………

这一局下路双方都是正常上线,敌方所使用的英雄神魂是虚空之女卡莎和唤潮鲛姬。

由于这局路仁这一方的打野蜘蛛女皇是往上路刷的原因,下路在前期按理来说不应该太过放肆。

路仁在双方兵线刚开始互相交锋时,开始观察起了对手的实力还有身份。

“对面的下路好像是龙家和蛇家的人。”

白小玉看过去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所属的家族,虽她生活在狼家的底层,但也是狼家的大小姐,其他家族的那些重要成员,白小玉应该是被自己的家庭教师摁着脑袋认识过一遍。

“龙家?”路仁听着这八大家族的狼,虎,鹤的外号时,就琢磨着会不会有个终极BOSS龙家。

但没想到这个终极BOSS龙家的成员这么快就跑出来了。

“嗯,我记得她是龙家的长女荒神真,另一个是蛇家的次女八岐绫。”白小玉说。

“荒神?岛国人?”路仁听见这两人的姓氏瞬间一怔。

“岛国…现在还会用这个称呼还真稀奇,不过荒神家以前确实是从那个地域出身的。”

“蛇就算了,你们怎么能把龙这个称谓让给…岛国人?!”路仁在得知龙家这一称呼的所属的姓氏竟然是荒神时,整个人都陷入了错愕的状态。

“因为支撑他们家族根基的世界之主是一位半龙之神啊,灯神你的反应好像…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白小玉说。

“因为那可是龙啊!龙…要是英文语境的‘拽根(Dragon)’就算了,这可是我们亚洲文化语境下的‘龙’!你们狼家,虎家,鹤家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把龙的称谓让给了这他们?这无关于利益,光是出于民族和国家的自豪感,我要是三大家的家主都会力争到底好吗!”

路仁真搞不懂狼家和虎家的势力明明在主世界数一数二,怎么能忍得下一个外族的家族用‘龙’来自称。

“国家…民族。”白小玉听着路仁所强调的这两个词先是有些迷茫,但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难道灯神你也读过以前的机密资料吗?”

“以前的…机密资料?小玉,是怎么回事?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身上流的是那个民族的血,自己所属的国家是什么吗?”

路仁来到这个世界后说的都是中文,而且周围的一切虽有不少改变和违和的地方。

但路仁下意识的认为这世界的历史轨迹,虽小部份有些不同,但大的走向应该还是那样才对,要不然路仁可能说的是另一套外星语了。

“灯神我虽不太清楚你的身份和来历,但…从二十年前开始这个世界就不存在国家这个概念了,也不能说不存在啦,只能说像是狼家这样…唔财阀帝国?可以这么说吧,取代了国家的作用。”白小玉说。

“什…”路仁听见白小玉的话呆滞了片刻后立刻追问“那三十年前呢?三十年前这片土地上的国家和人是怎么样的?”

“嗯…灯神你说的民族概念普遍认知我们还是有的,炎黄,中华这样,但…我想灯神你在意的应该…不单单只是这个吧,以前的国家的话,更往前的历史就全都是被各大家族联合封锁的机密资料了。”

白小玉在说到这里时语气中听起来有些惆怅,但却还蕴含着似乎找到了一个‘同好’的欣喜感。

“我了解得也不多,毕竟都是高度封锁的机密情报,我只知道三十年前的国家好像叫…”白小玉简单叙述了一下自己所知道的过往历史。

路仁听着白小玉的描述基本上能肯定,那确实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国家…可是现在!

虎,狼,蛇再到龙…路仁用极其恐怖的眼神盯着这些来自大财阀帝国的成员们。

在这个世界先烈们的胜利成果被窃取了!被这群资本财阀们!

“小玉听你的语气好像很向往以前的世界?”路仁听出了白小玉语气之中的缅怀感。

“怎么说呢…我也不太确定我在以前的国家能不能有更好的生活,但起码在那个国家,应该不需要担心走在街头上就会突然暴毙,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当成牲口一样贩卖,像是清怜那样,起码人…还是人对吗?”

白小玉说到这里时候声音有种别扭的害羞感,毕竟她有种自己在卖弄粗浅学识的扭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