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加载了电影剧本

第四十七章 去狼家开庆功宴!(1 / 2)

这算什么?抓娃娃机吗?

关行山其实在登上高地前,他都在怀疑这只狼家的小崽子是不是膨胀到疯了…和路仁所看的俯瞰视角不同。

第一人称状态下的敌方高地真的像是一座魔窟,高耸入云的防御塔耸立在那里,但凡只要踩错一点位置就会被防御塔的光束轰击给炸成残渣。

但路仁一路引着他过来简直是闲庭信步,像是在郊游一样就领着他来到了敌方的禁区泉水面前。

然后就是第一个人头。

当虚空之女被魂锁典狱长的钩锁给拉到泉水边缘时,关行山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还是他的身体本能驱使着他扔出了第一发飞斧。

然后虚空之女的生命值迅速降到了三分之二,敌方痛苦的哀嚎声激起了关行山心中的残虐欲望,然后就是第二刀第三刀下去。

‘荣耀执行官击杀了虚空之女!’

直接将敌人从泉水中拖出来击杀…这种事会不会太过残忍无趣了一些?

他的英雄神魂并没有享受这次猎杀,而是出于一种痛恨小人的愤怒驱使着德莱文不停的告诉关行山。

继续…不要停!杀到这群胆怯的懦夫动弹不得为止!

“下一个!”关行山在荣耀执行官神魂的情绪影响下高声的对着路仁喊。

“不需要你说。”

魂锁典狱长的下一钩再次出手,精准无误的命中了位于泉水中的唤潮鲛姬,将这条可怜的小人鱼给拖了出来,将其变成了砧板上摆着的生鲜。

唤潮鲛姬直接在荣耀行刑官的两斧之下化为了碎块消散不见。

虚空之女和唤潮鲛姬二人的等级本来就不高,近乎是眨眼间就又复活在了泉水之中。

但她们刚复活还没喘口气,就看见了迎面而来的钩锁抓住了她们其中一人,然后将其拖出了泉水的边缘。

又是在转瞬间关行山就再次击杀了虚空之女和唤潮鲛姬,成功的拿下了一次双杀,此时他在这一局斩获的人头数已经来到十四个。

“真要这样撕破脸皮吗?”虚空之女在倒地阵亡前,对着关行山冷声喊了这一句话。

“我从一开始就和你们没什么情面可讲!现在尽管逃吧!跑吧!看看你们跑到哪里去!”

关行山再次完成了一次双杀后,虚空之女知道她们已经被逼上了绝路无路可走了。

她只能立刻召回了在中路对线的蛇家的中单魔蛇之拥和那位路人打野盲僧。

只是两人回城的时间节点配合得不是太好。

魔蛇之拥在回城后第一时间就被魂锁典狱长的死亡判决给招呼到手,关行山的两发飞斧扔出命中,魔蛇之拥感受着自己身体上皮开肉绽的痛楚,第一反应也是‘这什么鬼伤害?’

但魔蛇之拥的第一反应也是反打,毒蛇之牙的剧毒直接喷射在了关行山身上…可惜伤害还是差了一点。

她的终极技能石化凝实刚才在与敌方中单对线时就已经交出去了,最后也只能含恨的倒在了关行山的飞斧下。

盲僧在魔蛇之拥倒下之后才堪堪的回城,但他看见关行山不到三分之一的生命值,直接鼓足勇气想拼一波,直接一发天音波命中之后踢向了关行山。

只可惜只要路仁的魂锁典狱长在关行山身边,盲僧的结局就是一样的,他的回音击直接被锤石的厄运钟摆在半空中打断。

盲僧也无法承受得住这非人的伤害,在连续几刀飞斧之下,他只能再次含恨倒在了关行山面前。

恰好在这时虚空之女和唤潮鲛姬也再次复活…而她们迎来了和前两次没有什么区别的结局。

‘荣耀执行官击杀了虚空之女’

‘四杀’

可惜的是五杀没有接续上,让虚空之女更加绝望的是,关行山原本被魔蛇之拥压低的血量,在连续几次飞斧之下又靠着生命偷取给吸了回来。

这样就是已经斩下二十个人头了!十四分钟二十杀…还差十个,还差十个就能逃离这个足足困了自己三年的泥沼!

关行山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即将晋升的喜悦中了,但他没注意到虚空之女这一方最强的选手,此时也刚好选择了回城。

正是关行山的好友…那位拥有着腕豪神魂加持的上单。

“别发愣!”路仁也注意到了对方来势汹汹可还是晚了。

腕豪根本没给关行山和路仁反应的机会,从回城的一瞬间就直接交出了自己的闪现,然后释放出了腕豪的终极技能叹为观止!

“发什么呆呢?真以为这边无人能治你了?”

腕豪冲向了关行山直接将其抱起,然后跃入了半空之中狠狠的砸向了魂锁典狱长。

当他身处二人中间的刹那,双手一发劲将关行山和魂锁典狱长撞在了一起,趁着关行山撞到有些头晕目眩时,两拳毫不留情的砸在了自己好友的脑袋之上。

关行山的生命值本就只剩三分之二,在这一套连招之下还剩下所剩无几的血量。

“等你很久了!”

身上染着血液的关行山回神反扔了两发飞斧到腕豪的身上,可这全都化为了腕豪的怒意,在他的一发蓄意轰拳之下直接带走了关行山最后的一丝生命值。

可真正让路仁震惊的是…腕豪的这一击蓄意轰拳他…一拳贯穿了魂锁典狱长锤石的胸口。

腕豪的这一拳直接轰入了锤石由魂火构成的胸口,然后将里面的本体白小玉给扯了出来。

“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