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加载了电影剧本

第五十章 该让位了!老东西!(1 / 2)

关行山是一个特别不喜欢废话的人,他在抓起了白河的脑袋之后直接一脚踢在了白河的腹部之上。

这一脚的力气大到了直接将白河身后的沙发给彻底踹翻倒地,连带着白河捂着自己的胸口嘴中咳血到有些爬不起来的地步。

这一幕看得狼家一众族老和世界之主们都止不住站起身来想做些什么。

“都坐下!”

关行山却高喝了一声让那些想上前的狼家族老们都停了小半步。

“都在怕什么?就算这小子手脚断了一两根手脚,我们虎家也保证把他治愈如初!而现在…既然你们狼家教子无方,我关某就代你们家主来管教管教他!”

在这一声呵斥下整个狼家竟然无一人敢上前为白河说话…

“这么大个家族,这么多德高望重的族老,每一个愿意站出来帮你说话,这可是真够惨的。”关行山走到了白河面前后说。

“因为如果只需要你把我打个半死…就能给狼家换一位世界之主的话,那我完全可以任由阁下你打到满意为止!”

白河嘴中咳出了一口血液后有些无所谓的对关行山说。

“那如果我说…我要直接宰了你呢?”关行山压低了自己的语调,毫不掩饰自己森然的杀意。

白河一眼就能看出来关行山是认真的,于是他侧眼扫了一眼混在中立席中的部份族老,其中两人得到了白河的准许直接从人群中走出。

“阁下停手吧!”

“得罪了!”

他们两人也是隶属于战斗部门的族老…在踏出的瞬间就已经做好了被董事会斥责的准备。

也许这两人在世界暗面都已经属于实力顶尖的战斗专家,可在真正的顶峰面前依然显得极其无力…

他们两人错开袭向关行山时不过是在一个照面,关行山就一手掐住了一人的脖颈,另一只手摁在了另一人的脸上。

光是依靠着如同猛虎一样的蛮力,将这两人的脑袋重重的撞击在了地面之上,由铁铸的地面被这一击撞出了骇人的凹陷!

这一幕倒映在了白河的瞳孔中终于让他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动摇。

关行山也抓住了白河的这一丝动摇,紧接着再次一脚踩在了白河的胸口之上…伴随着白河的肋骨断裂刺入他肺部的声音,他嘴中再次痛苦的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关行山这一踩让那些还在观望的族老彻底有些坐不住了,因为看关行山这架势似乎是真动了杀心。

“你手下还有谁能救你?现在再不喊就来不及了。”

关行山并不急着料理白河,他似乎打算先以只身之力蹂躏遍白河根植于狼家的势力再说。

但偏偏在狼家还真有一人能救下处在这种绝境下的白河。

“行山,我们狼家的小子再怎么缺管教,也轮不到你来教育吧?”

一个身影推开了大门走进了会议厅中,在坐所有的狼家族老还有世界之主,看见那个身影的第一时间就站起身来行礼。

那是一位年龄看起来仅有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但他的肌肤表面看起来有着极其违和的缝合痕迹,且有着随时都可能剥落的风险。

可光是从外表来看是绝对无法看出他是一位寿命将尽之人。

这位正是狼家的现任家主白河,他的名字正和那位狼家第三子白河同名,狼家的众人为了不互相混淆,基本上都称这位家主为‘太宗’。

这位狼家的家主微眯着自己的眼睛,揣着手像是散布一样慢悠悠的走到了关行山面前…

此时关行山的表情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不是因为这位家主的到来,而是这位白太宗在一瞬间…就挡在了他和白小玉之间。

果不其然在白太宗站定之后,从会议室两侧顿时走出了两位狼家亲卫…他们直接走到了白小玉两侧扣住了白小玉的双手。

“太宗…你这样对待我们虎家的贵客,能解释一下是什么意思吗?”关行山冷声问。

“行山你既然这么中意我们狼家的子嗣,那我就将她送给你好了。”

白太宗微眯起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些许盯着关行山说。

“从今日开始,白小玉与我狼家再无纠葛,就当你们送来那只世界之主九重的交换礼物,白小玉这孩子就送给你们虎家了!”

白太宗在做出这一决定时,整个狼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就连刚才不停在挣扎的白小玉也呆在了原地。

关行山的视线也越过了白太宗和白小玉对视而上,他也在试图询问白小玉的想法。

的确,以白小玉现在的处境她是几乎不可能在狼家生存下去的,因为她找外族人来重创白河的这一举动,已经严重的挑战到了当今狼家之主的威信!

现在白小玉唯有去虎家才能争取到一线生机,而且白小玉和姜清怜在虎家的生活肯定会被狼家舒适千百倍!

要是之前那个已经放弃了希望,喜欢摆烂的白小玉一定会开开心心的接受这个提议,但…

“我不要!”

白小玉大声的对着所有人喊出了这三个字。

“小玉你没有拒绝的权力。”白太宗淡声说。

怎么办?向关行山求救吗?可关行山现在也认为,让白小玉来虎家是对她最好的选择了。

为什么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这样…白小玉不停的试图挣脱开扣住她双手的狼家亲卫时,路仁用着极其虚弱的声音,向白小玉支了最后一招。

“小玉…现在你给我哭!”

“哭?为什么?我才不要!我是不可能在这群混账面前…”

“我让你哭就哭!快点!”路仁的声音越来越有种支撑不住的感觉,所以只能不停的用鼠标拍起了白小玉的脑袋。

这种拍真的会让她的脑袋不停往下点着头…于是在路仁的鼠标疯狂的点击下,白小玉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全部委屈,再加上被路仁这样欺负的委屈全都倾泻了出来。

“我不要走!我不想走!凭什么要让我走?”

白小玉在说出这些话时已经带上了哭腔,眼泪不停的从她的眼角滑落而下。

一众狼家的族老和世界之主,听着这位体格娇小的女孩不断抽泣痛苦的声音,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就连一点同情感都没有。

一直到两根冰锥在那两位狼家亲卫身下升起,直接逼退了两名狼家亲卫…没等他们继续向前,白霜尽幽冷的身影就直接来到了白小玉身旁抬手构筑出了更多的冰刺,将那两名狼家亲卫从白小玉身旁给彻底隔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