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加载了电影剧本

第五十一章 飞升之战(1 / 2)

路仁只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在打职业的那一会路仁一直都处在全身心投入的状态,不敢有一丝松懈。

最主要的还是家里的经济需要靠路仁打职业来支撑,特别是父亲的医疗费。

所以在路仁职业最巅峰的那几年,路仁过得非常充实…一直到斩下所有职业玩家都梦寐以求的世界冠军为止。

世界冠军之后路仁的职业状态维持得还算不错,可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父亲的病情出现恶化,同时路仁所在的战队也因为一些问题出现了分歧。

路仁虽选择了留队但心态受影响后职业状态也出现了一段时间的下滑,再就是父亲的逝世,让路仁的心态就进入了有些维持不住的状态。

但到这一步路仁还是能强撑下去,一直到母亲也因为父亲病情的原因而过于担心,从而开车时走神出车祸后,路仁的心态是一路彻底跌入了低谷。

在这种情况下路仁的职业状态不可避免的开始下滑,网上的声讨声也逐渐变多了起来,再加上路仁本身就不是一个大心脏的选手。

在某一天训练之后,路仁突然有一种不可遏制的‘现在怎么样好像都无所谓了’的想法冒出来。

然后…路仁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在彻底失去意识前,有谁在自己耳边喊了一句…

喊的那一句话路仁记得似乎是…

“召唤师…不要死!”

路仁听见这个声音的瞬间,猛然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不停的喘息着。

“做噩梦了?”

路仁的父亲路一城现在正端着一碗稀粥站在路仁的床边,他好像预料到了路仁马上要醒来一样,拿了个给病人用的搁版放到了路仁面前。

“噩梦?我…怎么了?”

路仁用手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发现前额上全都是冷汗,背后也全是冷汗。

“你昨天晚上突然倒在地上没意识了,阿仁啊你是怎么搞的。”大伯靠在了门框旁‘啧啧’两声说“小孩子每天熬夜要适度啊,你爸昨天吓得都要去杀人了。”

要是其他家庭的亲戚开玩笑说‘你爹昨天吓得要去杀人了’,那应该是在开玩笑,但在自己家的话,大伯完全是在陈述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事实。

“这个…”

路仁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要把自己昨晚打峡谷之巅,从而导致神魂受创这事告诉自己父亲吗?

“先把这碗粥喝了吧,你睡了一整天,现在可能没胃口,我往里面放了些梅干,酸味可以让你好下咽一些。”

路一城似乎并不想多问路仁昨晚到底做了些什么,可路仁从自己亲爹的表情来看,他已经察觉出路仁昨晚昏迷的原因,可不单单是熬夜打游戏那么简单。

“爸…”

路仁考虑到自己母亲危险的处境,正准备把这些天所做的事向自己父亲坦白时,路一城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我去接个电话,小路你就算没胃口也尽量吃一些。”

“好…的。”

路仁瞅着自己父亲之前还对自己一脸和煦的表情,在走出了房间门拿起手机的刹那变得冰冷到杀意凌然的样子,实在是没办法出声拦下自己的亲爹。

腹中的饥饿让路仁扒了一口身前放着的梅干粥,同时也调出了自己母亲和白小玉的监控画面,赶忙来确认自己在失去意识之后狼家那边发生了什么。

从自己母亲的监控画面来看,孙雅现在还身处之前那个会议室当中,只是似乎是被软禁了。

但从会议室的落地窗的角度,路仁能看见关行山像是一个门神一样站在了会议室外,脸上满蓝写着的都是‘生人勿进’的表情。

虎家决定出手庇护自己的母亲吗?这样确实能确保自己母亲的安全,但恐怕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

那白小玉那边呢?

路仁的指尖一划动直接切换了监控画面…发现白小玉此时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像是在寻找些什么。

姜清怜似乎也恢复如初了,身上刻蚀弹的反应也全都尽数消退,应该是白河在关行山的威逼之下彻底妥协了。

那现在这俩姑娘在做什么?

“找到了!保险箱的钥匙。”

白小玉从自己衣柜的最深处拿出了一枚造型奇特的钥匙,姜清怜也在这时将白小玉房间里的那张公主床给推到了一侧,然后将公主床下方的地毯给彻底掀开来。

“小玉这下面放的是你母亲留给你的遗物吧。”

姜清怜在掀开地毯后能看见下方金属制的地面中,有一个嵌入了地板内部的保险箱。

“不止是遗物…还有给我未来的嫁妆。”

白小玉拿着钥匙打开了地板下保险柜的门,从里面拿出了一大堆造型极为独特的遗物。

“所以在这种时候你拿嫁妆出来干嘛?”路仁在这时冷不丁的出声问。

“当然是拿去卖…灯神你醒了!?”白小玉先是一脸惊喜,但她很快就突然捂住了自己全身上下后问“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