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书阁>历史军事>宫廷幽处孤芳难自赏> 第八章 有根源的血液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章 有根源的血液(1 / 2)

若说西门有容对东陵辕雍暗自产生了恐惧,那么,同样打量着她的东陵辕雍却因为她那美而静的容颜让他驻眸在她身上。

但他并非全是被她的美吸引,吸引他的是她从容淡漠的气息。她身上的衣着朴素,头上几乎没有任何贵重饰品。

但她披散的长发乌黑而顺滑,使她看起来即便只是挽着一个及简的发式也脱俗净美得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她似乎也是唯一一个看起来没有惊慌,甚至连一点卑微之感都没有的女眷!

西门振德虽然看不懂东陵辕雍注视在西门有容身上的目光代表着什么。但他已经别无选择,他看向西门有容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西门有容,你听着,你生为我西门振德之女,今家门遭逢变故,我们西门氏能完成东陵和西门先祖之誓的女眷唯你一人。你余生将肩负为西门赎罪尽忠东陵,还有……。”

西门振德话一停顿,他侧身从长子手中搂抱过一个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猛的推放到西门有容怀里。

西门有容被迫接抱住那孩子,她看着那孩子被惊得睁开了眼睛一下,但他很快又继续熟睡过去。

西门有容知道这孩子是她那庶出大哥的儿子,如果她没记错,这孩子应该才半岁不到!

她之所以知道这孩子,是因为她记住了孩子的母亲~窦甄!

有一年她母亲病重,西门府没人在意,她为了给母亲请大夫,她甚至跪求一个管事奴才请他帮忙请大夫。

可最后她只拿到了几副没用的药,她母亲的病还是没大夫来看!

她那时不过才十岁不到,她和母亲本就没有依靠,她想求人都无门可求。

可为了不失去母亲,她冒着大不敬跪到西门振德的院落,只是她都没机会见到西门振德就被当家主母命人抽打了她一顿丢回到她和母亲居住的小院门口!

就是那一天,窦甄是唯一一个同情她们母女的人,也是窦甄私下请来了大夫为她母亲看病,连抓药的钱也是窦甄帮忙给的。

虽然窦甄只是做了她力所能及的事,此后也没有和她们多加往来,但她举手之劳的善举却依然给她们母女带来了一份不可多得的温暖。

五年前,她母亲再次病重,依然是窦甄帮忙打点请来了大夫,只不过五年前她的母亲没能熬过去,她最终还是离开了!

一个不被重视、几乎连下人都不如的妾室过世,丧事自然潦潦草草,连一副像样的棺材都不会有。

当家主母甚至都不准她居住的小院落装扮白事让她送母亲最后一程!

让她感恩的是,窦甄瞒着所有人为她母亲置办了一副上等的棺椁让她母亲可以体面入土!

这大概就是他们母女在西门府十几年来得到的唯一善意。

窦甄也是她在西门府唯一放在心中感激的人!其他任何人,她一个都不觉得与她有什么关系。

因此,母亲过世以后,她认清了西门府注定不会是她生存的地方。

不过,不用她自己离开,西门主母借着她生病的理由把她打发到城外的“生慈庵”养病,一养就是五年!

这次西门主母要她回来是要她去嫁人,但她并非无力反抗才回来。

她愿意回来不过是最后跟西门氏做一个“了结”而已。她的命运掌握在她自己手中,她想要的归属早已在她心中成型,那是她为自己描画的天地!

只是,此刻看着怀中几乎不该与她有任何关系的孩子,西门有容感觉到她想要的天地好像正在远离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