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书阁>历史军事>宫廷幽处孤芳难自赏> 第十八章 生事生非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八章 生事生非(1 / 2)

东陵辕晧踏出“冷月宫”的大门,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停留着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宫殿趣笑暗想着刚刚的收获。

西门有容看似柔弱,可她绝非是一无是处的凡俗女子。

她很聪明,她言词里故意透露她与西门振德几乎没有半点父女之情。她想让他知道,她对西门氏毫无留恋,因此,她更不会对东陵辕雍有任何仇怨之心!

她深知她处境危险,所以她先发制人“安分”示弱,她只有示弱才不会招惹更多的危险。

但不管如何,至少她坦言想安分活下去的心思,东陵辕晧倒觉得她说的是真话。

只是,她想安分,皇后的位置能允许她但求安分吗……?

冷月宫很快就被黑夜覆盖,东陵辕晧的鬼故事,西门有容不信,所以不惧。

可是向晴就吓得够呛,她紧挨着西门有容一边四处打量,一边怕怕的说道:

“小姐,这里不会真的是闹鬼的宫殿吧?”

那个晧王爷可真是坏,本来这里落魄陈旧她没什么所谓,可他一说这里有人又是自杀,又是闹鬼的,她不免产生了惧意。

西门有容拍拍她的手安抚道:

“没有的事,人死岂能逗留人间。你若是怕就挨着我睡,别担心!”

向晴借着不是很亮堂的火光看了看恢复一脸幽静的西门有容,也许是因为安心,她打了一个哈欠喃语道:

“也是,只要有小姐在,就是有鬼,鬼也会喜欢小姐的。”

向晴无厘头的话让西门有容无语,她虽不在乎招不招人喜欢,可也不想招鬼喜欢。

侧头看向已经昏昏欲睡的向晴,西门有容让她躺在炭炉边上已经擦干净的地面,然后拿起东陵辕晧好意留下的貂毛披风盖在向晴和已然熟睡的西门若樽身上。

有炭火的保温,又有披风的御寒,累了一天的向晴很快就陷入梦乡。

可西门有容却毫无睡意,她独自感受着这一片孤寂茫然,她猛然发现,原来这一切比想象中的还要让她恐惧。

她今天斗胆公开请求东陵辕雍赦免向晴的命,除了她的确想光明正大救出向晴之外,其实她是害怕自己独自一人踏进这幽幽宫廷。

她明知道即便她不开口求东陵辕雍,向晴可以脱险的机会也是十拿九稳的。只要风头一过,向晴要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完全不成问题。

但她还是带着向晴进来皇宫了,只因为她害怕在这里连个可以说句真话的人都没有。

可现下看来,这皇宫的处境还不如她们小时候在西门府的小院来得舒服,起码那个小院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

在“生慈庵”的时光就更别提了,那是她最自由畅快的过往!

然而,在这里,她不但没了自由,连前路如何带着向晴和侄子保命她都不知道,她现下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防备着可能到来的危险……!

“冷月宫”的落寞随着黑夜的深沉而更浓,已经返回灯光通明的太妃殿的东陵辕晧一踏进正殿就看见伊太妃和东陵辕雍正在用膳。

东陵辕晧走过去连大礼都不行,他一边一屁股坐下,一边对伺候的宫女说道:

“快快快,给本王上一副碗筷,我都快饿死了!”

话这么说着,碗筷还没上,他伸手抓个鸡腿狼吞虎咽的先吃上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